曾祖父唐维禄传授形意拳八卦掌时首先教导弟子注重武德,根据师传祖训强调“三教三不教”、“三惧三不惧”,同时常说练拳时要练有练法,操有操法(单操法、双操法),用有用法。在这三方面,形意拳前辈尚云祥、薛颠、傅剑秋都各有所长,曾祖父唐维禄吸取各师兄弟的特点,在和师兄弟们交流技艺中取长补短。曾祖父对自己的掌门弟子褚广发说:“我的腿快,没有尚云祥的腿脚份量重;我的手法刁拿不如薛颠的鹰爪力、五法(试力、发力);我的手法、掌法变化不如傅剑秋的手法贼,他有程传八卦(即程有龙),刘凤春、孙禄堂八卦的特点。”后来,褚广发在天津学习薛颠的五法,在北京学习尚云祥的单操手、脚打、抖大杆子,拦、拿、崩、抖、扣、扎(即赵子龙的十三枪),在芦台学习傅剑秋传授的程传四门龙形掌、刘凤春的八卦三十二掌、孙禄堂的八大掌,在天津跟李存义弟子张鸿庆学习龙形八卦掌、形意内功、胎息、逆式呼吸法。在当地是有名的形意八卦拳师。

  1925年,曾祖父唐维禄和师弟傅剑秋收到了中华武士会的请贴,以李存义弟子和张占奎弟子的身份聚会天津。前来聚会的还有形意拳师孙禄堂、直隶总督李景林(后任民国中央武术馆副馆长)。当时集合地点在天津河北公园处。聚会时孙禄堂和傅剑秋对手,傅的手法快,孙的腿脚快、身法活,两人战了数十个回合难解难分,傅一个败式,抄起一盆水泼向孙,孙一个蜻蜓点水腾空而起贴在墙上,名曰“墙上挂画”,在场的众人无不叫好。孙傅二人互相称赞成为好友。韩慕侠和李景林表演了剑法,韩的剑法刚柔相济,李的剑法龙飞凤舞。

曾祖父唐维禄也同李景林交手试艺,他的捋手炮拳,“心如火药拳似弹,灵机一动鸟难飞”,让李景林很佩服。聚会结束后李景林劝曾祖父去部队担任武术教官,但被谢绝了。

曾祖父回乡务农,在乡下设场教徒,传授形意的练法、桩法、三体式、单重、双重、拉弓式和握球式、八卦转掌、五行十二形练法的多样化,五行十二形七拳打法(头、肩、肘、胯、膝、手、足),八卦掌八八六十四掌,定架子、活架子。套路练多样化,练进退练闪展。器械有形意大枪、五行棍、连环十三棍、形意朴刀、春秋刀。还传了双操、单操、圆满手、扳子手、云法进退、手出手入和小器械峨嵋刺等。

曾祖父所传拳艺,根据身法随意变化。劈拳单操、拉弓式、撕棉式、进退反复摸劲;龙形单操,蛇形单操、鲐形单操、熊形单操、燕形腿单操反复试力;八卦转掌单操、按球式、拖天式(大鹏展翅)、摔盖掌反复习练。

双操练五行相生相克,练进退练闪展;双人八卦走圈练进闪,练化,练磨。

曾祖父传形意和八卦掌的用法是:守中用中,硬打结合,在运动中破打,硬打硬进无遮拦。用气打人,神气在先,断斩梢节,制斩中节,八大根结、拔打根节。其中有进法、退法,闪就是进,进就是闪;有截法、有追法。讲究的是“五行本是五道关,无人把守自遮拦”。十二形是十二种动物的特长,人用意加以领会采用七拳打法,如虎形的头打、扑打、虎摆尾;蛇形的肩打;鮀形的肘打;鮐形的胯打、掌打;鸡形的膝打、头打;猴形的足打、抓打;鹰形的刁拿等。

曾祖父唐维禄的八卦掌也有独特之处。练法主要以走转为主,使用八卦腿法有八卦暗腿、玉环套腿、三穿点蹬、鸳鸯巧蹬、野马闯槽、截腿、蹬腿;掌法有摔盖掌、单换掌、双换掌、截打、挑打、老金推山双撞掌、风轮劈掌、乌龙缠猛虎扒心、怪蟒翻身、青龙探爪、泰山打穴、倒挂金钟、腰横玉带、白蛇吐信、白猿捯绳、童子拜佛、阴阳鱼掌、九宫八卦掌等。

总之,在走转中化打。在八卦走转中,使用形意手法斩截裹胯,挑顶云领,用八卦手法推托带领,搬扣劈进。对方手法一来,不要想固定手法,要见手说话,来手化打结合,最终达到形意第三层功夫化劲,正所谓“拳法意来本五行,生克裹钻变化精,要知识者真消息,只在眼前一寸中,手脚齐到才为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