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个把式九个吹,剩下一个还胡嘞”,这是先师吴斌楼讲述武林恶习时挂在嘴边上的一句话。告诫弟子不要沾染上这个恶习。当然,这句话有点“打击一大片”,但是先师吴斌楼的本意是要弟子们别吹牛。

吹牛,就是说大话,就是夸大其词,就是不实事求是。一个练把式的“卦子行”,打打拳,练练功,有什么可吹的呢?

原来,这练武术打功夫是在练本领,练一种超越常人的本领。本领练成,常人三九天穿棉袄,练功夫的可能穿小褂;常人跑个几百步便气喘吁吁,练功夫的打个三五趟拳,气不喘脸不红心不跳;常人遇见歹徒恶人不免胆怯心虚,练功夫的说不定就敢奋勇上前与敌搏斗……有了超越常人的本领,自然就有夸耀的资本。这倒可以理解。

我们这里说的吹牛,可不是指的这些人,指的是那些怀着名利目的,靠吹牛捞取名誉骗取钱财的人。

那吹牛都“吹”哪些内容呢?练武之人可吹的内容真不少。

首先是吹自己神功盖世。他练过武功,你没练过,那当然是他说什么是什么。

曾有一位太极拳女大师展示“隔空打人”的神功,她的徒弟还未及近身,就被她的发气打得倒蹦数步,让众人目瞪口呆。可她只发功打她自己的弟子,从不与旁人动手。结果牛吹大发了,引来太极拳界的抨击,集体否认这种功法的存在。

第二种是吹自己武功能治百病。

将武术与健身联系在一起,将武术和防病联系在一起,这都是符合客观实际的。而凭着一知半解的中医知识将武术气功和医疗密切联系并打出包治百病的旗号,那就是为了蒙骗那些迷信的人。教几个动作,传几个“秘方”,推荐几种食品或药品,只要吹得合乎逻辑,信誓旦旦,不怕他不信,因为“有病乱投医”嘛。

 30年前,本人应邀采访一位武术气功大师。据说这位大师既教人练功治病,还可以给人发功治病。我到他家时是傍晚7点。他一人坐在灯光昏暗的小屋里正对嘴喝着啤酒,桌前一把花生米,衣服脏兮兮,头发乱蓬蓬。见到相约的人到来,微微欠身,毫无礼貌可言。他边聊便继续喝酒吃花生米。不时地大声嘬牙花子,把手指头伸进嘴里抠牙上的黏着物。这是大师吗?这时,看病的来了,是两个女子。其中一个青年女子脖子上长了一个鸡蛋大小的瘤子,隐藏在皮内。大师开始发功治病,继而用“剑指”按住瘤子用力按揉,女子倒无痛苦状。大约十几分钟,治疗完毕。表面上看,那瘤子确实平复了一些,不那么突出了。大师得意于形色,开始大教功法。本人当时即担心用力按揉会殃及瘤体。回来后实在没有勇气写文章介绍他。数月后在什刹海小花园见到他,身穿高档风衣,戴着礼帽。看来钱袋已鼓。而不久就有文章揭露他不过是练过几天鹤翔桩。据说已移居国外,给外国人发功治病去了。

第三种是吹自己什么都会,是武术“全才”。您想学什么他都能教。来者不拒。

我就见过这么一位“全能”。一位记者问他会青龙大刀吗,他不打磕巴地说会。问他练过雁翅大镋吗,他依然说会。据我所知,他师父都不会。因为他练的拳种就没这东西。除非他向别的老师学过,可他又没有。听说近来他给弟子开讲奇经八脉,周身大穴。我却发现他连睛明穴、迎香穴都找不准。看他传出来的双钩,跟双剑的路子差不多。其他不敢说,他一定是个“举一反三”的“高手”。

第四种是吹自己“打过哪位名家”。这似乎是自己武功盖世的最好证明。

有一位武术家有一段战胜另一位武术家的经历,40年前我就听说过,不过是打败了某某的几句话。此后,几乎十年换一个版本,越讲越细,越讲越精彩,技法越高超,甚至“他那拳如何打来,我这腿如何踢去”都讲得活灵活现。我想,他打胜对手一事必是真的,但经过几十年的加工,已然充满了水分。

 

不管怎么说,上述这些人好歹吹的还是自己。有的人自己实在没什么可吹的,真吹出去又怕惹来麻烦,可又想引人注意,就吹自己的师父、师爷、师祖、师老祖,越远越好,谁也没见过的人最好。那些前辈功夫如何超人,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吹上辈,意在自身。所谓龙生龙凤生凤,师祖高明,师爷、师父差得了吗?师父高明,徒弟差得了吗?不是“名师出高徒”嘛!

有的连师父师爷师祖都没得可吹,那就吹拳种门派。本门本派有什么独门绝招,有什么独门兵器,专门对付某某门派,专门对付某种兵器。这可不得了,一人吹牛,能引起两个门派或几个门派几代人的不和。旧社会门派间的械斗,就含着这个原因。

 今日之武林人士,多对吹牛习气嗤之以鼻,这是个实事求是的好现象。武人都不吹牛,中华武术的发展就会更加实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