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里塑造了许多武术达人,因学师经历和从事的职业不同,这些武术达人有民间武术和职业军事武术之别。“武打迷”们同样可以把《水浒传》当作武侠小说来读。

一、史进的学武经历

史进学武的经历正是他从民间武术爱好者向科班职业武术的转化。史进本来是个无所事事的富二代,唯独对学武情有独钟。反正老爸有钱,请得起师傅。所以史进在遇到教头王进之前经历了七八个送上门的“名师”,开手师傅李忠便是其中之一。

李忠是个江湖卖大力丸的。这种产品营销人员务必要会些花拳绣腿,不为打架,只为表演。你把功夫在人群中一亮,打得漂亮就会带来众多吃瓜群众围观,产品销售的可能性就大。所以这种“武艺”重在表演,不在于真打,也体现出民间武艺的一个功能:娱乐。

由此可知李忠都给史进教了些什么。当史进在自娱自乐练武时,被一旁的王进看到,给予的评语是:“这棒也使得好了。只是有破绽,赢不得真好汉。”说白了就是中看不中用,“令郎学的,都是花棒,只好看,上阵无用。”

当史进和王进过招后,不得不承认:“我枉自经了许多师家,原来不值半分。”王进为报答史太公收留之恩,收了史进这个徒弟。“前后得半年之上,史进打这十八般武艺,从新学得十分精熟。多得王进尽心指教,点拨得件件都有奥妙。”史进在武学方面进入了科班深造,得到突飞猛进地提高。

说到底,也不能全赖李忠们太坑。毕竟,同是棍法,李忠练的是表演套路,王进打的是生死搏杀。拿史进“试验”一把?差距就这么大。

所以也不难理解,为什么后来李忠初遇鲁达,作为职业军官的鲁达,会对“民间武术表演者”李忠各种冷漠鄙视——论能耐,就不是一个等量级啊。

 

二、 民间武神毫不逊色

像早年史进这样“学艺不精”的,梁山好汉里也大有人在。比如“独火星”孔亮,他的师父可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及时雨”宋江。奈何这宋江虽说名声在外,武艺也就是个爱好者水平。爱好者教爱好者,后果可想而知——自恃一身武艺的孔亮,在孔家庄外撞上了硬茬子武松,立刻被一顿狠削。

不过民间练武之人并不完全像李忠那样,纯属流于表演娱乐。在格斗方面,民间武艺亦能有出色表现。武松、李逵就是其中的代表。

这二人不知艺学何人,但功夫相当不错,早年都曾因打架给自己惹下祸事。武松“因酒后醉了,与本处机密相争,一时间怒起,只一拳,打得那厮昏沉。”武松以为惹下人命案,就跑到喜欢收留犯罪嫌疑人的柴进庄上去躲避了一年多,得知没出人命,才大摇大摆离开。李逵是“因为打死了人,逃走出来,虽遇赦宥,流落在此江州。”李逵运气不错,从坐监狱的逆袭成了监狱管理员。

武松第一次展示武艺是与网红白眉吊睛虎过招。老虎当时正是又饿又渴,战斗力非常强,吓得武松酒都醒了。面对生死危机,武松不得不硬着头皮上阵,使出浑身力气,“打到五七十拳,那大虫眼里、口里、鼻子里、耳朵里,都迸出鲜血来。那武松尽平昔神威,仗胸中武艺,半歇儿把大虫打做一堆,却似挡着一个锦皮袋。”最后武松赢得了这场战斗,成了打虎英雄,迎来了披红挂彩对人生高光时刻。

如果说武松打虎还有些技术含量,那么李逵杀四虎全靠孔武有力,下手狠辣。李逵的功夫在书中看不出任何花巧,就是仗着身强体壮、面目凶煞、出手稳准狠。他杀四虎和平时杀人都一样,鲁莽开道,一通乱砍乱杀。有意思的是,李逵喜欢赤条条去打,光是一身黑肉就能唬人一大跳。但是这么一个黑家伙在打仗时没有护甲多危险呀!还好,他有两个搭档:李衮、项充,专门负责用护甲给他遮体。

但如果撞上“专项高手”呢?比如李逵碰上精通相扑的焦挺,交手就被摔了两次。后来碰上擅长“燕子扑”的燕青,也是被摔的七荤八素。可见,如果像竞赛一样划好规则,打点到即止的对抗,李逵还是吃亏不少。

但如果生死搏杀,那就不同了,比如武松的“斗杀西门庆”“血溅鸳鸯楼”,李逵的“闹江州”,各个都是十分精彩。别看是野路子,但也是从生死搏杀里练出来的真路子。不按套路出牌,但管用!

三、 阵上对练决高下

要说梁山好汉们武艺的最佳“试金石”,那当属呼延灼。此时将门之后,练得一身军队功夫,又和梁山泊连续搏杀好多场。谁家拳头硬,跟他打打就知道。

呼延灼曾与梁山众多高手过招,武打场面煞是好看。宋江安排了五阵:霹雳火秦明打头阵,豹子头林冲打第二阵,小李广花荣打第三阵,一丈青扈三娘打第四阵,病尉迟孙立打第五阵。这五阵除了扈三娘外,其余都是朝廷军官,和呼延灼一样同是职业武术出身。

秦明与副将过招,呼延灼来接应,结果逢林冲来救阵。书中写林冲与呼延灼:“两个正是对手:枪来鞭去花一团,鞭去枪来锦一簇。两个斗到五十合之上,不分胜败。”第三阵的花荣也是与副将过招, 呼延灼又来接应,结果冲出个扈三娘,用套索活捉了副将。“

呼延灼看见大怒,忿力向前来救,一丈青便拍马来迎敌。呼延灼恨不得一口水吞了那一丈青。两个斗到十合之上,急切赢不得一丈青,呼延灼心中想道:‘这个泼妇人在我手里斗了许多合,倒恁地了得! ’”梁山头领耍弄呼延灼,斗一会儿便走,再换一个上场。第五阵的孙立又来与呼延灼“两个在阵前左盘右旋,斗到三十余合,不分胜败。”这五阵大杀呼延灼的锐气,不敢小觑。

当呼延灼的连环马被梁山破后,他独自败走青州,企图剿灭青州地界的三座土匪山头再立新功。结果他又遇到同是朝廷军官出身的鲁提辖、杨制使,武艺精熟,不是草寇的水平。气得呼延灼感叹:“指望到此势如劈竹,便拿了这伙草寇,怎知却又逢着这般对手!直如此命薄!”

《水浒传》中的武打场面还有很多,比如,鲁提辖拳打镇关西,只三拳,拳拳精彩,痛快淋漓,作者调用味觉、触觉等多感官,读来如亲临其境;景阳岗上武松打虎,情节紧张,令人血脉贲张,不禁为武松捏了把汗;也有比较滑稽的打法,比如罗真人教训李逵,施法让他从半空中掉到县衙,被县令当作妖孽抓住胖揍了一顿,还被泼了屎尿,这情节让人忍俊不禁。更有许多战争场面,水战、陆战、马战,群雄混战,一人单挑等等,不一而足全方位展示了武术达人们的风采。

单以打斗桥段说,《水浒传》,不愧是中国武术文化的瑰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