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極引玉 徐紀 我是二十年前,在臺北近郊的景美鎮上,追隨劉雲樵老師,學習八極拳的。 劉老師是滄洲東南鄉,王寺鎮,集北頭舊家(現屬南皮。)。累代官宦,富甲鄉里。自幼跟隨李書文太老師習技,同寢食起居。繼承了李太老師晚年,武藝圓熟精純之後的八極拳風。 隨後,劉老師創刊《武壇雜誌》;命我承乏主編、社長等職。又成立了「武壇國術堆廣中心」;令我分擔班主任,總教練等等的工作。 不數年,「武壇」不僅有社中常設的訓練班,而且在二十幾所大專院校中,擔任國術的教學。亞洲各國華僑的武術同好,遠道來學的,也日漸增多,真正是推廣八極拳的一個中心。 隨著大陸的開放政策,許多愛好武術的日本人,開始進入內地,探訪少林、太極拳、八卦掌形意拳等等的發源聖地,與當代名師。其中,八極拳也是它們追根究底的一個門派。 八極拳的起源,雖無可考。八極拳傳入近代,是從孟村回族自治縣吳氏,似少異議。吳氏的繼承人——連枝先生,就是日本人獲得華國鋒之首肯,下鄉尋訪,恭請出山的。隨後,不但成立了「孟村開門八極拳研究會」;而且,榮任孟村體育邉游瘑T會主任之職。 其後,在多次大規模的比賽,及表演會上,八極拳均有出色的表現。有關的新聞報導、學術論述、與專門著作,也愈來愈多,愈精彩、愈深入。 海外聞訊,佳報頻傳。回想在臺灣苦苦學藝、及推動八極拳的一段飛揚歲月,實在不能不感到又是振奮、又是欣慰! 我於一九八七年秋天,親自踏訪孟村古蹟文物、拜訪各地八極名師,更獲得直接間接的資料,使我有幸接觸到許多不同派別的八極拳。八極竟然有這麼多種不同的風貌,真使我既感訝異,又覺興奮。 大體來說,孟村吳氏之技,到連枝主任的尊人——秀峰先生手上,曾經作過幅度相當不小的編整。特別是對套路所作的工作,令人敬佩。至於其練功的法式,與表現的風格,也充份體現了秀峰先生的個人色彩。 強瑞清先生一系,在東南鄉一帶,滄洲城裡,天津,與石家莊,均有傳人,而且風格近古。因為接觸尚欠深入,未知其詳;不敢妄置一喙。 西北馬氏一系,源自羅畽,楊石橋。鳳圖先生武藝出眾,劈掛,通臂尤稱擅場。曾經遠遊關外,更得翻子,戳腳之技。融會貫通,自成絕藝。據其哲嗣賢達與明達二位先生之議,認為已經兼容劈掛於八極,為佳偶天成,自然而然,一種進步之現象。 這一支不但與日本的來往很多,而且,賢達先生之令 郎馬越,更在英倫傳技。少年英特,能世其家,為馬氏跨灶之子。 鳳圖先生的二弟──英圖先生,曾與韓化臣,趙樹德,程陵華諸先生同在中央國術館中,教授必修課程:八極拳。其內容。是將傳統所謂「官招」的大八極略做修訂,使之合於團體教學之口令指揮。上下半趟,可以拆開,也叫單打;也可二人合練,就叫雙打,使成對接。這一支的八極拳,同出馬氏,與現下西北馬氏之技,相當不同。 在臺灣,八極實以燕青門陳玉山先生之徒,六合門佟忠義先生之婿──國術館出身的李元智老伯為先驅。特別是在軍中,傳授甚廣。其高足潘文斗先生,則在憲兵部隊任職,教習此拳。其他更有多位國術館,及國術體育專科學校出身的前輩們,也在全島,廣事發揚。 至於東北霍氏一支,始於殿閣師伯之隨宣統出關。淹留即久,師弟相傳,遂成關外八極之始祖。由於殿閣師伯是李太老師早期的弟子,功法內容,與劉老師之所習,乃有不同。再加上殿閣師伯本人,一世之雄。其個人的會悟與創見,必有獨到。因之,這一支的風貌,與我習自於劉老師的,雖然同出一源,也仍然是各有妙造,並不全同的。 抗日戰前,劉老師在天津法國公園比劍,擊敗太田德三郎後,流連津門,與寸八翻王雲章,形意拳任德奎,八卦掌孫錫堃諸先生相往還。而尤其與殿閣師伯之弟──殿魁師伯,時相切磋。當時,殿魁師伯便曾驚詫地發現劉老師的八極拳:「怎麼這麼不一樣」? 我訪孟村之時,連枝主任連夜自長春趕回接待。因為,他正在為電視連續劇:《康德第一大保鑣傳奇》,擔任武術指導工作。所拍的,就是殿閣師伯的傳奇故事。 中國學問、技術的傳授,必講家數。經學、史學、書法、繪畫、京劇,乃至於武術,沒有例外。好處,是在風格個性的發揮,個別心得的凸顯。不求劃一,不定標準。鼓勵創造;培養人才。 而其不良的副作用,則在易起爭端,崇己抑人。宗教的情操超過了學術的良心,家族的私袒干擾了科學的尊嚴。人情味太濃,公理心不彰。同門同派,不能合作,反生爭執,只是因為內容小有不同。 其實,家數只是空招牌,並不保證產品之質量。好比唱老生:譚派、余派、馬派、言派,各派只不過說明所唱的路數。至於唱來好不好?完完全全是另外一個問題呢。 我很高興地看到成見較少的日本武術家,已開始對八極拳試作比較之研究。外來的刺激,引發了我投入探討的興致。 為此,曾將一己的微未技藝,恭敬地呈獻給從學諸君子,國內、國外,所視一同。我不但不敢代表八極拳,也絕對不敢自以為代表了李太老師,和劉老師之所傳。「武壇」的中外弟子眾多,成就卓著。不是據我湆W,所可蠡測的。 我所衷心祝兜模粸樾∥遥合M玫礁鞣矫娴呐u與指教;一為大我:重要的是在樹立公開的、學術的、謙抑的、容他的學術研究新風氣。這、便不是八極一門之私事與家務了;南北諸家,各門各派的傳統武術,實在都該朝著這個方向走呵!